应许之地

上交的小结

工作方面:

讲座接待

九月三日晚突然收到通知,次日的一场关于中秘经贸往来的讲座,需要接待人员。谢老师问了一下我的意见,我觉得不好推辞,就接下了。需要我做的无非是发传单和微笑,当然还有穿旗袍。拜托了张鸽和我一起,算是帮了不下的忙,毕竟有些人很严谨,一定要向我们确认讲座内容才会入场。

不过很多人迟到,让我有点儿郁闷,不得不一直留在会议室外等着。

 

中秋节活动

九月八日晚八点,孔院举办了中秋节晚会。我有幸担任主持人之一。说起来,孔院的活动真的有些“随便”——无彩排,没有专门的会议来落实任务,确认进度,就是在例会上看似严肃地指派了一下。所幸最后顺利完成,花院长十分满意。

非常感谢和我搭档的一位学生,他是赵莹老师班里的,做事认真、负责,面对活动策划的一片凌乱他也没有任何怨言。

 

分级考试

十五日与谢老师一道组织了新学期的最后一场分级考试。学生们还是老样子,考试已经开始了还是有不少人在注册、登记。弄的我和谢老师有些手忙脚乱。不过大多数学生都是见怪不怪了,没有对我们有什么怨言。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分级考试,谢老师非常体谅我,前一批学生都是我们俩一起监考。首先是口试,谢老师负责主要问题的提问,我在她的示意下做一些补充。后来我们发现参加考试的人数超出预期的多,为了提高效率,我们分了两个考场同时进行。

也要感谢当日加班的两位外方工作人员,最后考试顺利结束了。

 

孔子学院日活动

作为全球“孔子学院日”系列活动之一,西五区9月27日下午二时,由秘鲁天主教大学孔子学院主办,秘鲁天主教大学音乐学院协办的中国经典音乐会在利马圣米盖尔商业中心一处露天广场奏响。

本次演出请到了Benjamin Bonilla先生担任指挥。作为秘鲁天主教大学音乐学院的教授,毕业于利马国家音乐学院的Benjamin Bonilla先生经验丰富,极具艺术家气质。亲自挑选了数篇中国经典曲目之后便积极组织秘鲁天主教大学音乐学院的学生们排练。

演出前,各位老师积极向商业区的路人们分发“孔院日”及秘鲁天主教大学孔子学院的宣传手册,并耐心讲解孔子学院的发展历程、本次活动的内容等,吸引了众多听众驻足等待音乐会的开始。

本次演出共一个半小时,每半小时为一章节,共三章节。第一部分为弦乐与钢琴演奏,年轻的艺术家们为观众带来了《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等中国风浓郁的乐曲。第二章节为木管五重奏,听众们欣赏到了《瑶族舞曲》等乐曲,领略了中国丰富多彩的民族风情。最后一章则回归到了弦乐与钢琴。当《红色娘子军》、《丰收忙》及《草原英雄小姐妹》等曲目的片段在激昂的奏响中结束时,在场听众们纷纷热情鼓掌,感谢艺术家们奉献的精彩演出。

演奏期间还穿插了许多其他活动,如谢芳芳老师主持的“疯狂汉语”活动,即时地与现场观众互动,教会了在场民众基本问候语,如“你好!”、“你好秘鲁!”等。之后,志愿者周赫瑾带来了优美的傣族舞蹈。此外,“汉语桥”世界大学生汉语比赛秘鲁赛区第一名得主马楠佳也为大家带来了中国古典舞蹈《爱莲说》。

为呈现全球共庆的盛况,响应“24小时在线活动”,我院志愿者杨蒙洁、张鸽及索思思三位老师负责现场即时播报,向汉办官网传送了活动现场的精彩瞬间。

本次音乐会以现代西方乐器演绎了中国现当代的经典曲目,让秘鲁民众感受到了中国文化海纳百川,与时俱进的风采,反响热烈。

 

教学事件

高级一的一个学生处处针对我,在期末考试的作文里公然侮辱我,侮辱中国人,让我非常气愤,可是这人的汉语水平不低,为了让他不及格,我在平时成绩、平时表现两项,给了他非常低的分数,谁曾想这样的处理方式被他反咬一口,于是事件升级,我被花院长教训了一番。

事后我积极承认错误,给了那个学生他应得的分数。外方的课程总监见我十分诚恳地道歉,也没有再批评我。课程总监对我表现出了让我心悦诚服的同情和体谅,我十分感激。事件最终平静收场。今后我一定要更加谨慎地与学生相处,更加严格地依照孔院的规章制度办事。

 

生活方面:

九月五日,刘敏、潘凌燕两位学姐顺利踏上了回国的旅程。临行前学姐们请我们吃了一顿便饭,大家聊起来今后的人生打算,感慨良多。

十一日我们三人出发,在Paracas 和Ica游玩了一番,非常开心,一扫阴霾。之前的学姐、老师们也去过这两个地方,我们三个也算是“寻着前人的脚步”探访了一些南美洲的奇异自然风光,真的感觉心胸、眼界都开阔了许多。

十四日,周赫瑾、杨蒙洁两位新志愿者到达秘鲁。谢老师邀请大家去她家包饺子,顺道为新志愿者接风。我展示了一下包饺子的技术,也见识了张鸽擀皮、和面的水平,谢老师和她男友调馅料的技术也是令人称赞,大家通力合作,吃到了每位的饺子。

十九日教师节聚餐。说起来我们孔院确实不算小气,这次聚餐的餐厅装潢非常考究,犹如私人博物馆。可惜食物质量一般,不过依旧算得上“秀色可餐”。

这个月还去影院看了好几部电影,非常开心。一面在朋友圈子里得瑟,毕竟大陆上映日期遥遥无期,一面也杞人忧天了一下,不知大陆何时能逃离“保护主义”。

 


同步自网易博客 (查看原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应许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