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许之地

一起唱歌去(上)

意识到我自己是个麦霸,可能是个麦霸,应该是麦霸,还是小黄说的。

都已经是毕业留言了,还是什么的留言,他写道,他觉得我肯定是个麦霸。可是那时是高中,连KTV都还没去过,更没有跟他一起去过,我也不记得自己在他面前唱过歌。想来真是神奇。


最开心的一次,是大一的时候跟姐姐们一起团购了KYV的券,工作日超级便宜,唱了一个下午,将近七个小时了,每个人才十元钱不到。我们六个人基本上一半的人吃零食,聊天,很开心,一半的人唱歌。我嘛,当然是麦霸,不过也没有少吃。

那次艳艳唱了很多快歌,她唱歌时声线蛮嫩的,而且一听就是没有感情经历的人哈哈~~~三姐唱了不少老歌,搞得自己可“历经沧桑”了呢,好像莫文蔚的《阴天》是她的必点曲目吧~大姐最爱口水歌,比如凤凰传奇那种“动感”的哈哈哈~年总是唱抒情歌曲,软绵绵和她本人一样。至今“软妹子”在我心中只有年一人可担当此称谓~声音最能“暴露”一个人的本性了。“闻音识人”我可在行了呢!~

二姐有些五音不全,但是也会跟大家一起去KTV。心情好时也会唱些简单的,不过我全无印象了。可能特害怕我们笑话她,大多数时候二姐都是在听我们唱。一直记得,以前我很喜欢在寝室旁若无人的练歌。有次,二姐说她想听我唱的《小小》,我还颇得瑟地反问着确定了一下,我唱得很好听?然后才唱给她听的。

真是无忧无虑的时光。

 

假期里有印象的唱K经历,应该大多都是跟拂晓和婷姐一起去的。有次闺蜜的表妹来玩儿,大家一起去了一次。小表妹果然喜欢蔡依林,唱了不少,挺好听的,当然啦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干净歌声。

那次我尝试着唱《醉赤壁》,可惜失败了,总是从女声滑到男版,调值不稳定,走调不停息。于是被大家无情嘲笑了呜呜呜。后来为了一雪前耻,有次拂晓和闺蜜在,我又唱一次,终于得到了大家的肯定!哼!就说我能演绎好女版的嘛!~

至今忘不了柯兄陪我练歌的日子。这首歌那是刚红起来,方文山作的词,伤感,唯美,曲子也极好。我想去参加校园十佳歌手,一直练习着女版。柯兄可能一直以为我是为他而练的,那句“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应该是他的最爱。不过我最爱的其实是那几句:“青石板上的月光照进这山城,我一路的跟,你轮回声,我对你用情极深”。我对柯兄用情从未深过,应该没告诉过他我最爱的到底是那几句歌词。就像最后分手的那一席话,我也是不诚实的哪一个,言不由衷。

过去的已经过去,再次祝福柯兄在没有我的世界里继续放歌,快意人生。

 

拂晓之前总被我嘲笑他五音不全,后来他“顶住压力”练习了几首拿手的歌曲,还常故意飙个高音、假声什么的哈哈哈~

有次婷姐男友和死党也在,那位死党真是厉害,《王妃》唱得极好!婷姐也是唱歌很好听的一位,温婉甜美的轻车熟路,张韶涵的《呐喊》哪一类也很不错。

那次我唱了必点的《浮云》,接着唱了《梦里花》,就被拂晓说我太文艺了,郁闷。后来他问我会不会《下一个天亮》,那时候这首歌很火。我唱了之后又被他说“感情不到位,果然这类歌不适合你”,又让我郁闷了一下,所以记仇到现在哈哈哈哈~不过那类歌确实不是我的风格啊。曲由心生,我这人太拧巴,从没有或虔诚或卑微地等过一个人来爱我,移情能力也没有那么强,类似的歌唱得好才怪。


最不开心的一次是和大学第二个寝室一起去的一次。

室长大人一脸嫌弃地看着我说的,特专权,她说应该大家一起唱,可我就是嫌弃她们唱得不好,不想跟她们合唱,只认可小迎,只想跟小迎合唱。那次还被嫌弃是麦霸了,郁闷。怎么唱是个人自由好吧!你想唱那我就闭嘴,留给你唱呗。我唱的时候你也别来搅和呀!

那时候的我很固执,拒绝换位思考,拒绝改变个性。像唱歌这件事,谁忤逆我的意了,我就会特别不高兴。那之前,从不觉得唱K是社交娱乐的一种,于我,唱歌是唱歌啊!这是肆意抒发自我的方式呀!怎么可以沦为一般的娱乐活动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应许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