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许之地

大地的跃动

写在前面:

无奈遭逢多事之夏,胡思乱想模式开启。走笔信马由缰,不知是否再次记录了,思绪就能不那么混沌了。


周五下午七点二十左右发生了地震。

当时我刚从厕所出来,坐下,打算继续备课。毫无征兆地,窗户开始摇晃。因为我的书桌本来就很不稳,打字都会晃动,所以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错觉或者是窗外那条街上驶过了什么重型卡车。

可是晃动稍微减弱之后,又出现了一次更加明显的震动。我突然醒悟,是地震!

一般的人在危机时刻的反应肯定完全处于本能,不受控制。当时我跑到房间门口,大喊阿梧的名字。她一直不答应,我一直喊,一直喊,好一会儿才发现也许我应该先逃跑。

不记得喊了多久,她才打开房间门。那时候震感已经感觉不到了。我问她有没有感觉到震动,她也还恍惚着,然后我们一起冲到门口,开门出去。

那时地震仿佛从未发生过,听觉逐渐恢复,才发现四面八方传来犬吠鸡鸣鸟叫,嘈杂又显得那么不真实。老楼从四楼下来,带着他特有的怪异笑容,问我和阿梧有没有事,然后开始说我们这幢公寓的安全承重角在那里。

完全听不进老楼说了什么,我大脑还处于一片空白的状态,没有感觉到恐惧,但是也完全手足无措,不知道接下去该做什么。邻居特别好心,开了门,用英语询问我们是否没事。

这个点儿在家的是夫人,她身上抱着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孩子试图搂着她的腿。看背影,小孩子可能吓着了,但是好心的夫人还一面拍着孩子的背一面安慰我和阿梧,也比划着指给我们看我们这一层的安全角在那里。这时我的意识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面对夫人,觉得特别温暖。

夫人回房间后,老楼跟我们站了一会儿,忘记说了什么,最后各自散了。我拿出手机,还好,还有网络,于是在微信群里问了问其他老师情况如何。刘老师回复了我,他们住高层果然感觉更加强烈。看看时间,我上课快要迟到了,于是也强行定了定神,准备出发。

阿梧一直说“这就是地震啊吓死了吓死了”还爆粗口了,我不知道怎么回应。不过我一直喊她的名字,跟她一起跑的举动被她完全无视了,我至今有些耿耿于怀……


走在去上课的路上,四周一片祥和,大家似乎习以为常。可是我来到这里半年有余,这是第一次震感如此明显的地震,大家觉得没事儿?……不过也确实不必慌张吧,大家都平安无事嘛。

想起来什么似的,我拿出手机给曲曲折折君发短信,不过写完“刚才地震了”就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于是又加上“我都要走了还吓我”。其实除了博同情博关注,我根本没被吓到啊,短信发出去就觉得自己特别作。


快到教室时遇到一个学生,她说地震发生时她还在公交车上。这里的公交向来好似漂流、冲浪,平日里也是颠簸、起伏得不行,所以她并没有意识到是地震。后来接到妈妈关切的电话,她才意识到真的地震了~

课前,我顺势和学生聊地震,教了他们一些相关的汉语词汇和用法。感兴趣的学生听得很带劲,还告诉我秘鲁最强烈的地震发生在07年,受灾区至今仍是废墟一片……

活着真不容易啊!……


下课后回到住处,我和阿梧就被莫妮逗乐了,她完全范跑跑附体,丢下学生自己跑了,学生帮她收拾了细软之后,才极其有秩序地排队到孔院楼下安全地带避难。莫妮觉得自己太丢人了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想想莫妮也是这样的人吧,不算大恶之人也没有多么无私。我稍微劝了她几句,就想起来应该跟家里人报个平安。

不过爸妈没有回复我,于是我点开微信想找个人说说话。地震是过去了,可带给我心理上的震动,余震未绝,终于上完了课,放松下来以后,我需要找个人说说话。而显然身边的阿梧和莫妮都不是明智的选择。

于是我点开了叔的头像。

不知道玻利维亚地震了没呢?叔几乎立刻就回复了,说利马这次的地震是五点六级。

之后,忘记我的思绪飘到哪里去了,我打下了很多字:

我觉得我内心有个疯子,地震的时候,虽然大脑一片空白,可真的不害怕,反而有点儿兴奋,觉得平淡的生活多了许多未知和不可控,或者,即将有一场冒险,很开心。

叔回复的语音,背景声嘈杂,对呀,周六就是他生日了,今晚肯定在哪儿high呢。

觉得去翻找叔的原话会耗费很久,所以就记录一下大意吧,叔说,我骨子里喜欢危险的东西,他很欣赏,跟他一样。

后来一直聊他生日的事儿了,大家都很开心。

曲曲折折君果然又是很晚很晚才回复了我,“有的没的”可作为他短信的综述。阿梧发了长长的微信状态,表达了一下生之不易,有不少排比句,没有多少文学美感,可这就是人家的人生感悟啊,我连忙去点了个赞。


想起了小时候的事,不知道有没有记录过。

出生地多地震,每年入夏,被我们称作“爷爷奶奶跳舞那儿”的小公园就会被很多简易屋占去大半。听爸妈说,那些人怕地震,所以用各种材料搭起了那些棚户。晚上睡在里面,认为这样更安全且方便逃跑。

关于那些诡异的“建筑”,莫名其妙地,我至今还记得一个场景。有次我路过那些临时的避难所,发现其中不少屋子是搭在台球桌上的。已经不再油光水滑的桌脚和已经发灰发黑的绿色台面在同样脆弱不堪的房板下显得特别突兀。现在见到台球桌还会想起那时的情景来,我的记忆真是古怪极了。

虽说地震频繁,但是老天眷顾,我没有受过什么罪或是经历什么刻骨铭心的事。最“动荡的”也不过是有次半夜地震了,毫无意识的我被老爸拉起,怎么冲出家门的都不知道。差不多醒了的时候,爸爸已经摆了小椅子在厕所里,让我坐着不要乱动。

那是夜里什么时候?不知道。反正很晚了,万籁俱静。妈妈又在上夜班,家里只有我跟老爸。

过了一会儿,他打算出去看看情况,我就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等他。厕所门开着,坑里有水。黑黝黝的水微微晃动着,时有小波澜。待我定睛一看,月亮竟然映在了里面!于是我望着厕所里的残月,静静地等着。

这一次地震经历还挺有诗意的,太神奇了。

后来大家就逐渐麻木了,不过是睡觉前准备好手电,多穿些衣服。夜里震醒了?嘀咕几句继续睡!那时卧室墙上有壁灯,怕地震时它不牢靠砸下来伤人,又懒得加固,于是安全措施不过是大家一起换一头睡罢了。

所幸,我们也就这样安然地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大地跃动不止的夏天。

那时候太小了,完全不知道地震可能导致的灾难。周围的人们也十分乐观,从不见谁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搬到南方后,再也没有遇到过地震了。


那次汶川地震,我写了不少文章遥寄哀思,这里就不赘述了。

多年以后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与地震再次重逢,慌忙恍惚间来不及感受大地原始的跃动。心中涌动的是暗暗的兴奋和激动,淡淡的忧伤弥漫着,思绪不安分地起伏。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吗?肯定还是有的。如果真的回不去了……哈哈哈哈哈竟然想到的是“那此时此刻不就是绝响?”~我也是蛮自恋的~

入夏了,快回去了,希望能一直平平安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应许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