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许之地

站在了二十四岁的起点

还记得第一次因为我过生日而邀请小伙伴,还是在花城时的事了。那时上小学,“邀请”这个词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呢,就是“叫”。也没有特意收拾家里,更没有事先想小伙伴们到了我们要怎么玩儿。就是想起来了,就叫了。

四五个女生来家里,也没有意识要给我买礼物。半路上馋了,买了几包零食一路拿着,到了我家便大家一起吃罢了。人到齐了大家就一起吃零食、聊天、看电视、在客厅里乱跑……

下午妈妈在家,拿出了堂哥的画给大家看。小孩子嘛也不懂的,就是图新鲜。后来爸爸回来了,就开饭了。吃了什么早就不记得了。之后我们玩儿了什么也忘了。天色晚了,有女生想在我家睡来着,不过因为什么,最后爸爸送她们回家了。

小时候那真是简单啊,什么事儿都简单。我家里还算宽敞,很喜欢叫小朋友来家里玩儿的。我们永远都不会无聊,永远都能自娱自乐。不过说是这么说,我的童年大多数时光还是一个人独自度过的。

之后每个生日几乎都是工作日吧,或者我人在学校。抑或是我觉得没必要让爸妈见我的朋友?反正记忆里再没有请朋友来家里过生日的印象了。可能在外面请过客的,初中的时候?记不清楚了。好像兔子和阎王一起在KFC请过大家一次。我和兔子一起在一个休闲屋请过一次。

我是真的老了吧,想写什么,总是不由自主地先去回忆很久以前类似的事情。


今年生日前的周六,约了小伙伴们晚上去建新吃饭,唱歌。白天的时候,阿梧拿我的脸化妆玩儿,大浓妆花得非常有舞台感的哈哈哈哈哈~完全看不出那是她第一次给别人化浓妆!~我有次涂口红后,一时不假思索说出的“势不可挡”成了我们仨之间的经典梗,我也是又无奈又觉得有趣~~~

差不多时间了,阿梧帮我化好了妆,穿衣搭配听莫妮的,背上她俩送我的新包,收拾停当,我也是很兴奋很期待的。

我和两位室友先到了建新。装修不错,生意很好,饭菜价格不低。听到莫妮跟阿梧说这里的菜价格不低,咱们先点一些菜,摸摸底。我心里还是很感动的。后来发现点菜这种事儿完全应该交给亮,他工作内容中,像安排宴请这类的事很多,怎么点菜,哪家中餐馆什么菜好,他早就熟稔了。后来他点的几个菜我都很喜欢吃,大家也都吃得不错,可惜那时候冰箱坏了,不然我应该是要打包的。

拍照呢就要看莫妮的了,她选角度的功夫很不错。吃饭的那个厅光线也很好,几张照片都很不错。就是阿梧那天特兴奋,好像每张照片里她都在搞怪,表情很……还时不时地突然拿起话筒,用播音主持腔说“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Alice小姐的生日会现场……”她自己都说那天她就是一逗比哈哈哈哈哈~~~

吃饭时阿好坐我左手边,阿梧坐我右手边,她俩都比平时活跃,话题不断,大家一点儿也没冷场的时候。亮坐我对面,有时也接几个话头。点菜时大家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亮出马,也就顺理解决了。我催着上菜,说赶紧吃完饭好唱歌去,芳芳姐还笑话了我一下哈哈~

没叫宋璐,被芳芳问到后气氛有点儿微妙。我是觉得跟她不熟啊,阿杨和阿卢嘛我们一起跨年了的呀。事后提起,这么有人场的局,莫妮一直说我很有面子。我是真的挺感激到场的每一位的,给面子肯赏脸。

开始唱歌后我也是太不像个主人了,都不知道再叫点儿饮料、零食什么的。阿好特别活跃,一直唱,芳芳姐也难得的唱了不少的歌,阿真用美拍录小视频,大家都自得其乐的。现在想想那天最不high的几个人里面,我也算一个。也不是我特别沉闷吧,就是平时一般化的几个都特别活跃,反衬着我显得沉默了。

说起来很不对劲啊!那段时间明明是我生日啊!是生日月啊!有生日接力啊!是第一次在国外过生日啊!为什么满满的日志里都是他!现在回想,都不知道怎么去写生日会本身带给我的欢乐了!记忆模糊了呀!那个位置全是他的影子……

那天亮也蛮给面子的,到的时候看着已经有些疲惫了,说是下午打了网球。歌也唱了,还被莫妮说“唱得比说得好听”哈哈哈~~~冷笑话也讲了不少,第一次发现他不说话则以,一开口就戳笑点!~虽然《传说》亮没有怎么练习,但是一起对唱时效果还可以。送我的羊驼公仔那真的是超级萌,惹得莫妮特别爱不释手不肯还我哈哈哈~后来我突发奇想,拿着公仔跟亮合影。可惜光线不好,拍的不好看。

果然又有了两个生日蛋糕,芳芳姐和学长,阿杨和阿卢,好像你们永远都是送蛋糕唉?……可是它们都不是Lucuma口味的,芳芳姐说去的时候没有了。唉,有点儿小遗憾啊!~我一定会怀念秘鲁的Lucuma的!~

阿真是蛮有做主角的经验的,最后一首歌大家合唱《朋友》,她在我身边轻声问我要不要先说几句话,我觉得唱完再说比较好,然后,然后唱完就忘记了……

说我不开心呢,我还是挺开心的,第一次作为成年人,社会人,有同事朋友,其他单位的朋友,来为我庆祝生日,怎么可能不开心啊!我的虚荣心也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的!~说我开心呢,不开怀,心里总是有事儿端着。那天我开嗓开得特别晚。KTV的设备是很不错的,但是我对自己唱出来的感觉一直不满意。而且啊九点左右才开始唱歌,两点就散场,太早啦!

唉,都怪我自己那天模式开错!太不应该了!

局散了之后,大家分批回家。亮送我们仨,路上也聊了一会儿。其实当时我真心希望,在我回国之后,莫妮和阿梧也能跟阿好、阿真一道,跟亮玩儿到一块儿,还有阿杨和阿卢。大家在外也不容易,多多交流感情不是挺好的嘛!我那性格就是这样,喜欢把朋友们凑到一起,让他们彼此认识,最好也能成为朋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到家后,在微信上向大家道谢。叔回复地简短而客气。倒是亮,毫不客气地说公仔不许弄丢,他一年之后要检查的。我还以为他会回国之类的,原来就是想着一年后叫我拍照片给他看!嗨我以为他又想出了什么我摸不透的主意呢~


真的是长大以后,最难忘的生日会了。有开心有搞笑有欢快,有心事重重有强壮镇定有不自然。这就是大人的生活吗?胡思乱想中,已然站在了二十四岁的起点上。


不得不说,生日周一那天,反而很平静。没有祝福了,和过去了的那些平常的每一天没什么不同。学生们不知道我生日,上课时没什么特别的。倒是前台的两个女生挺激动地给了我拥抱。不枉费我平时勤快地给你俩脸书上的自拍点赞!哈哈哈哈哈~

上厕所时门锁卡住了。当时我就想,完了,生日当天老师被关在厕所里向学生求救?!门锁用西语怎么说啊?!……还好我心理素质过硬,立刻强迫自己沉着冷静地想办法。冷静!!!终于,找到了敲门,及时转动了门锁,没有耽误上课。唉!这经历也是够奇葩的了!后来再也不敢去那个隔间了!

平平常常的,已然跨过了二十四岁的起点。

又长大一岁啦!那个梗:“生日是妈妈最痛最危险的时候,所以生日那天我们应该感谢妈妈”,很多年没被我想起了。其实这个道理挺经典的。

谢谢妈妈,谢谢爸爸。谢谢冥冥之中守护我的力量,让我正常地活到现在,给了我那么多人生际遇,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

谢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应许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